弟弟跪求姐姐离开传销—女子找工作被网友骗至南京 深陷“自愿连锁经营业”传销

此次受害者传销地:南京;传销名称:自愿连锁经营业;陷入传销时间:2个月



大山之中,沅水之畔的某小镇,阿玉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家有一星期,年迈的父母对她小心翼翼,可阿玉还时不时的神经质般发脾气,面对50岁未嫁女儿阿玉如此状况,她父母是惶恐万分。此刻身在广州的阿伟<阿玉的三弟>也焦虑无比。





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,一个月之前的南京之行,阿伟对姐姐阿玉深陷传销震惊无语,他曾跪求姐姐跟他一起离开传销,但阿玉死活不从,乘机从车站逃离。茫然无助的他回深圳后,怀着对亲人的关心牵挂和责任,通过网络搜索找到李旭反传团队求助。



该传销组织打着“资本运作”、“连锁经营”、“自愿连锁经营业”等旗号,在南京各区出租屋设立传销窝点。要求每位新加入的人员必须缴纳人民币3800元购买1份“份额”才能加入该组织,最高缴纳69800元购买21份“份额”。对新人鼓吹投资69800元,回报可达1040万元。该组织实施五级三晋制,参加者根据自己购买及发展的下线购买的“份额”层层累计提升级别,并收取返利。





该传销组织为蛊惑新人,有一系列的洗脑课程,为了迷惑新人,看非法出版的书籍,手机卡,银行卡,建筑物只要跟传销能挂钩的都被赋予特殊含义。



阿伟与我约定在他家乡会合,同时在我的建议下,他与二哥阿良一同回家,在县城与阿伟兄弟会合后,阿伟告诉我她姐性格孤僻,恳请我多点耐心面对,制订一个劝说计划是必不可少的,由于阿伟在南京与阿玉发生过冲突,暂定他暂时不露面,由他二哥引入。



从县城到他们家是坐着小巴士,在弯曲沿江公路上行驶二个多小时才到达,小镇空气清晰,树木茂盛犹如一个天然的氧吧,把一路的倦意冲淡了许多。对突然而至的二弟阿良,阿玉表现出很意外,对我的到来,感觉阿玉戒备心很强,从她眼神中我是个不受欢迎者,对此我采取欲擒故纵方略,在阿良的配合下慢慢与阿玉接触,最大限度降低她防备心。



在闲聊中,了解到阿玉十几岁就出外打工,三十多年的打工生涯也是有一定社会经历的,由于多种因素50岁的她依旧是单身,也就造就她性格孤僻。两小时的聊天后劝导进入主题,性格孤僻的阿玉时而亢奋,时而萎靡不振,一番耐心,力争的劝导,阿玉醒悟。

5月12日,南京警方开展“钟山1号”打传行动



哭泣地叙说她这次突然回家的缘由,她所在团队前不久被警察一窝端掉了,后来因她是底层业务员,又沒发展下线,也就被遣送回家了,但回家后她还一直认为是"宏观调控”,对行业还深信不疑。



她通过手机平台在网络上结识了一个面点师同行,同行以介绍工作为由将她骗至南京雨花台区,几天了解后加入一个“自愿连锁经营”行业。通过我的劝导她终明白是传销,为自己的无知而自责。阿玉更为在南京与弟弟阿伟发生争执冲突而后悔。见此情形,我立马微息阿伟,阿伟此时的出现,阿玉又是喜极而泣。望着一家人的欢快的团聚,我为李旭反传团队而自豪!



反传防骗热线

最新文章